0°

若张富清转业安置被降职降级,他还会那样淡泊名利吗?

已经不只一次,听到有军转干部拿题目这句话为自己开脱,认为争取自己的利益是人之常情,有的人之所以看起来高尚是因为利益并未受到损失,或者损失不大。类似的话还有,张富清当年转业时安置可并不差……于是在他们看来,张富清是不值得学习的,因为他跟自己的情况不一样,如果换到自己面临的境遇,可能表现未必会比自己强多少。

真的是这样吗?为什么一些人会出现这样的念头?张富清同志真的不值得我们学习吗?

1.

当年的张富清同志,的确没有降职降级,他以副连长的职务退役转业后,本可以安置到家乡更好的岗位,但是他主动选择到湖北省最偏远的来凤县工作,立志为贫困山区奉献一生。明明可以选择更安逸、更风光的岗位,可张富清同志却选择了更边远艰苦、更籍籍无名,他的确没有被降职职级,可谁又能说,他不是自己给自己做出了另一种意义上的“降职降级”呢?而且一干就是64年,如果不是国家进行退役军人信息采集,老人以“对党忠诚老实”的态度拿出军功章,可能他的事迹都会永远被藏于箱底,甚至连自己的儿女都不知道……

如果连这样的深藏功名、淡泊名利,都要被某些人以一己私利所怀疑、所抹杀,拿自己的下限去丈量英雄的上限,那只能说明,他是一个思想上的矮子,道德上的侏儒。

张富清也并没有纠结在安置差不差这些尘结俗事上,更非像某些人说的是从岗位上退下来之后才淡泊名利。在他88岁的时候,左腿截肢,为了不给组织添麻烦,更为了让子女“安心为党和人民工作”,他装上假肢,顽强地站了起来,甚至还可以帮助老伴做饭。一年前,他又患上了白内障,虽然作为离休干部,费用可以全报,但张富清同志却为了给国家省钱,拒绝使用昂贵的进口晶体。而按照一般人的想法,腿都截了,眼都快瞎了,这利益损失可是要比降职降级大多了,自己为党工作那么多年,还不得一切由组织出面照顾、出面解决?可张富清同志是怎么做的?

上世纪60年代,为给国家减轻负担,担任三湖区副区长的张富清同志,率先动员妻子从供销社的位置上下岗,自动放弃了“铁饭碗”。这种利益损失,比降职降级要大多了吧?甚至可以算是一种牺牲了吧?而张富清又是怎么说的?他的理由很简单:国家困难,我首先要看自己有没有占群众、公家的好处……精简人员,首先要从我自己的脑壳开刀。70年代,大儿子遇到难得的工作机会,但身为公社委员的张富清却拒绝找关系,鼓励儿子要自强不息,坚决不利用权力让儿子占国家的便宜。

有人非常不解:你老婆没工作,大女儿又残疾,自己那么大的战功,为什么不给组织提一提要求?张富清却这样回答: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士,有好多都不在了。比起他们来,我有什么资格拿出立功证件去摆自己啊?我有什么功劳啊?

身为军人,张富清是一名突击队员,在枪林弹雨之中冲锋在前;转业之后,也始终夙夜在公,为民服务,60多年来无论顺境逆境,从来都是“想国家之所想,急国家之所急”,从来都没有把当兵的历史和闪耀的军功章当作是自己可以向国家、向组织讨价还价的资本,甚至提都不曾提起过。他是一位朴实纯粹的退役军人,一个清正有为的国家干部,一名忠诚干净的共产党员,这种高风亮节和厚重品格,难道还不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凭着这种高风亮节和厚重品格,难道还有人会怀疑他会被区区降职降级所打败?

2.

相比之下,那些认为“张富清若遭遇降职降级未必怎样”、认为“张富清没什么值得学”的人,在现实当中又做得怎么样呢?

有的即将退役的干部,为了个人利益纠结到底是哪个部门“钱多事少离家近”,算计来算计去,甚至为了档案多打几分不惜厚着脸皮找领导讨要“三等功”;有的当初看中了区市一级部门到手的收入高,于是欣然前往,可如今面临职级套改区市一级编制受限并且只能按现有职级套改之后,又写信申诉不公平,意图把收入和级别的实惠统统拿到手;还有的已经是师级干部了,而且安置岗位较之其他普通干部已经很不错了,也仍然心有不甘,要么是算计着提高一级待遇能有多少公积金和车补,要么是想趁机施加一下压力,能够在临退休前弄个实职岗位;有的确实是有历史遗留问题长期未解决,可明明自己本来就不是公务员,职级套改也并不关自己的事,也想着利用民意汹汹之机大肆炒作,鼓噪“政府亏欠退役军人”,并以“为民请命”的姿态意图达到个人目的。

以上种种,跟张富清同志相比,到底差在哪里?最根本的,是忘记了初心,忘记了这个群体本应具有的情操和荣誉。在他们眼里,职级、级别就是实现人生价值的标尺,位子、待遇就是国家对自己功劳的褒奖,级别没给够,就是不公平,待遇没给足,就是不尊崇,闹得风风雨雨,让社会上的群众大跌眼镜,看了笑话。在他们当中,有的人虽然穿过军装,恐怕早已忘记了军人所特有的牺牲奉献;有的人虽然是党员,恐怕也早已经把信念宗旨和党的纪律抛之脑后。

《党章》规定,党员对党的决议和政策有不同意见时,可以声明保留,并且可以把意见向党的上级组织直至中央提出,也就是说写信申诉可以是党员的权利;但《党章》同时又规定,党的决议和政策一旦作出,每个党员必须无条件执行,即使有不同意见,在这项决议和政策没有经过必要的程序改变之前,都必须坚决执行,这是义务,是党性。对照《党章》,我们一些前赴后继写联名信、在网上大肆制造舆论拒不接受组织已经明确、中组部已经答复的套改办法的同志,你们心中可还有党性二字,可还有纪律二字?

所以,为什么领袖会专门指出:老英雄张富清60多年深藏功名,一辈子坚守初心、不改本色,事迹感人。在部队,他保家卫国;到地方,他为民造福。他用自己的朴实纯粹、淡泊名利书写了精彩人生,是广大部队官兵和退役军人学习的榜样。要积极弘扬奉献精神,凝聚起万众一心奋斗新时代的强大力量。难道这是没有所指,随便说说的吗?

每一个人都应该好好掂量领袖指示的份量,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与张富清同志的真正差距,以张富清同志的人生经历和优秀品格作为人生标尺,正确对待当下的利益调整,走好今后的人生路。最起码的,自己做不到,没有那份高风亮节,也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拿自己的下限去贬低英雄,为自己的私心开脱找借口。

3.

当然,张富清同志的人生经历,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另外一个角度的话题。即在那个年代,退伍转业军人确实被作为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受到各级政府和领导的重视,不但没有今天这种给军转干部降职降级安排的做法,甚至多数都给予了重用,使之在各行各业岗位上为党和人民再立了新功。

张富清同志数次调整岗位,先后担任过副区长、银行副行长等职务。当时的政府,并没有因为张富清只是一名军转干部、一个大头兵,就采取了不信任与歧视的态度,甚至也没有以“军转干部不懂业务”为由,将其闲置在可有可无的位置上。银行副行长,可以说是专业性很强的岗位了,可有谁像今天安置军转干部时以他“不懂业务”为托词?一方面,是因为张富清同志热爱学习,能够胜任;另一方面,也是与政府和领导没有把军转干部当外人,而是当人才、当成宝贵财富分不开的。也可以说,是他们从侧面成就了张富清。

再看今天的军转安置,许多优秀的军转干部不但被安置在可有可无的岗位上,甚至绝大多数从安置以后就一直干到退休,再没有任何调整和进步的机会。“军转干部没文化、不懂业务”这些话,频繁出现在一些领导口中,甚至成为私下里的共识。更有甚者,有的地方嫌军转干部抢了自己的位置,“挡了路”,于是利用某些军转干部的懵懂无知、以及本身贪婪妄为的弱点,有意制造陷阱令其“落网”、摔跟斗,使得这个群体被边缘化、污名化。在这种情况下,军转干部又何来像张富清那样为人民再立新功的更多机会?在这种环境下,可能依然会出现许多像张富清那样默默无闻的淡泊名利者,但有可能出现那么多为人民做出突出贡献的张富清吗?

我们固然要强调淡泊名利,牺牲奉献,但作为一种社会意识形态,作为“中国精神”的一种特殊内涵,仅仅强调某一个群体去做到,显然是不够的,也是不公平的。军人和退伍军人,作为社会意识形态的捍卫者和实践者,当然首先应当做到,但不等于整个社会就应当认为,他们的牺牲奉献是理所当然的,而其他人就可以坐享其成,不担责任。事实上,这么些年来,军转干部之所以安置政策得不到落实,基本利益得不到保护,跟那种“军人奉献应该论”甚至“活该论”是分不开的。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这个社会首先要树立起的价值观,就是让那些为国为民的牺牲奉献者获得起码的回报,受到应有的尊崇。

而军转干部要求在职级套改中能够尊重他们在部队中通过牺牲奉献获得的职级和荣誉,不被人为抹杀,不被一撸到底,就是他们理应获得的最起码的回报,最现实的尊崇。

军人和退役军人要学习张富清,地方党和政府也要学习张富清。军人和退役军人学习张富清的不忘初心,淡泊名利;地方党和政府要学习的是怎样不辜负他们,不埋没他们,如何营造出让牺牲奉献者获得尊崇的磅礴正能量。我们相信,广大退役军人、军转干部能够以张富清同志为榜样,能够在更广大的社会舞台为党和人民再立新功;我们也相信,此次公务员职级套改能够积极回应广大军转干部的呼声与关切,在体现公平与尊崇的原则下,获得一个令人满意的双赢结果。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1人已赞赏

  • 周其楼

    ¥2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